橙暴首页
橙色新闻
橙色专题
橙暴论坛
视频集锦
壁纸下载
橙色搜索
友情链接
橙暴微博
荷兰备战哈萨克斯坦
日期:2014-10-08  来源:橙色风暴 艾丝凡
 
本文版权归橙色风暴及作者共同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橙色风暴荷兰队 Oranje.Cn 作者: 艾丝凡
 
希丁克:对捷克失利之后,我从未想过辞职,虽然我内心确实有些震动。



新闻发布会上,希丁克暗示对哈萨克斯坦的比赛可能让亨特拉尔跟范佩西同时出场。他同时提及哈萨克斯坦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“可以赢5-0”的球队,,“他们身体强壮, 组织良好”。

荷兰队对哈萨克斯坦跟冰岛的两场比赛都将穿橙衣白裤。

据KNVB:右后卫扬马特因脚筋受伤退出本期国家队,希丁克招入此前在30人大名单的费尔哈格入替。

球员们都已陆续报到,罗本是最早到的之一。他接受NOS采访时谈道在家收看捷克-荷兰比赛的经历:“我一般都朝替补席发火,不过这次的受气对象只能是我妻子了,孩子们都睡了。我当时咒骂得很大声。”

斯内德:我们需要保持平和的心态。接下来两场比赛必须取胜,这样人们就忘了起先的的两场失败了。我们必须享受比赛,忘记来自外界的压力。

范迪克:上次我收到国家队召唤是因为有球员受伤了,现在我一开始就入选。我认为我做的不错。我觉得我已为国家队做好了准备。对于入选我当然很高兴,但我也想争取上场时间。

斯内德:我们不能躺在世界第三的功劳簿上睡大觉。我们刚刚从零开始,每个人都得意识到这一点。

范德维尔:“我希望我已经接近首发的位置了。我有感觉,如果我在PSG持续拿出高水准的表现的话,那荷兰队的位置仅仅是个时间问题。”

范德维尔本赛季在PSG几乎全勤,也参加了欧冠比赛。但上一场对捷克的预选赛他却坐板凳,对此他表示:当时我背伤刚刚痊愈,我现在的水准已和当时大不相同了。

记者:每个人都看见了,罗本才是这支荷兰队唯一的领袖。罗本回应:我不认为这是我应该成为新队长的理由。罗宾在那个位置上做的很好,我们就继续那么做。罗本同时表示,戴不戴队长袖标对他来说都一样,都会同样地为球队做出贡献。

昨天罗本关于队长问题的完整版回答:“有几次我曾被允许戴上队长袖标, 那真是最好的感觉了。但我并没有因此认为或是期待我将成为新队长的人选。范佩西是很棒的领袖,他在世界杯上干得不错,我们就继续那么做。”



昨天总共六个人的训练课是由布林德跟范尼带的,主教练希丁克并未出现。已经有记者质疑了他的投入度问题,对此他也予以回应:未来两年内这将是我的球队。

罗本谈希丁克:我们显然彼此认识,我职业生涯初期在PSV的时候就和他一块共事过。但世界杯之后我们联系的不多,现在我人在这里,才能真正地跟对方一块工作起来。

今天因为下雨,所以荷兰队训练时间较短。罗本和范佩西两人进行了单独的恢复性训练,不过他们的身体状况都可以出战周五的比赛。

范加尔上周接受采访时曾称赞老布林德为“他合作过最好的领袖”,对此小布林德回应道:“我读了那些报道。我希望能学到父亲的一些皮毛,也成为一名领袖。我还年轻, 所以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一般来说荷兰队世界杯预选赛的比赛门票都会销售一空,不过此次对哈萨克斯坦的欧锦赛预选赛似乎不那么受欢迎,赛前还剩下一万张票。

亨特拉尔:“过去几周我在沙尔克有着不错的贡献,我希望下周在荷兰队也能如此。我期待与球队一块儿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。”

范德维尔承认他对哈萨克斯坦知道得不多:“我只知道Borat,我知道他是来自哈萨克斯坦的。我觉得我们能赢4-0。” 罗本、费尔特曼、皮特斯还有克拉森也都说他们不太了解哈萨克斯坦。

罗本:我们必须意识到世界杯上的表现是“独特的”。我们又从零开始了。在我们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就会问题。虽然我们拿了世界第三,但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不是世界最顶级的队伍之一了。

罗本:“周五在主场的比赛我们会踢的非常犀利且有侵略性。如果周一我们赢了冰岛,那我们将重回正轨,到我们应有的位置上。没必要恐慌。”

阿费莱:当我重新回到球场的时候,我快乐得像个孩子。我明年会在哪儿踢球?目前我不急于考虑这个问题。如果我从我的伤病中学到一些什么的话,那便是你不能计划好一切。

范佩西谈助教:“这真的很棒。我很荣幸能与这么多好的教练、助教还有工作人员共事。每个人都在路德是球员的时候就知道他,他做事富有激情。如果他看见了更佳选项的话,他一定会对你直言。在对意大利的比赛后,我们一起花了半个小时讨论细节,说要如何创造机会之类的。”

克拉西谈助教:“跟这样的人一块在球场上你应该珍惜。我之前是不是仰视着范尼?是的,我觉得每个人都这样。他见识过一切,在每个顶级俱乐部都踢过球。我不了解他的工作方法,但我听见过的人说他们都喜欢。我不觉得他会严厉斥责,如果你犯错的话,他只会告诉你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去做。如果有人说出来的话,你就懂了。”

队长范佩西:“我们真的需要胜利。我们现在处于这种情况,每个人都知道应该做什么。”

布林德在范加尔手下踢着中场,不过在国家队他可能得接着踢左后卫。但他表示“没有问题”。大家都知道我能在这两个位置间切换的不错,如果依然被要求踢这个位置(左后卫),那就继续履行这份义务。

范佩西表示他不会干涉战术:教练和他的技术人员决定战术。我是个球员。

因迪:令人惊讶的是我仍和范加尔保持联系。我想念他,他也仍想念我。

斯洛文尼亚裁判Matej Jug将吹罚荷兰对哈萨克斯坦的比赛。

德容认为荷兰对捷克的失利原因是失去了场上的专注度:“这种东西跟教练员没什么关系。希丁克有相当好的训练方法。我们需要给他机会来扭转。”
 
分享到 新浪微博分享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开心网
[橙暴论坛]
 
加入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