橙暴首页
橙色新闻
橙色专题
橙暴论坛
视频集锦
壁纸下载
橙色搜索
友情链接
橙暴微博
追橙记 8月16日橙暴橙迷现场观战
日期:2008-08-20  来源:橙色风暴 郁金香之泪
 
本文版权归橙色风暴及作者共同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橙色风暴荷兰队 Oranje.Cn 作者: 郁金香之泪
 
十年的牵挂终于来到身边,他们终于飞到了可以触及的地方。
仓促的准备,短暂的相聚,我猜到了输球的结局,却没有猜到过程——生活永远比戏剧更不可思议。

齐聚一堂

从荷兰对日本的比赛结束到荷兰对阿根廷比赛开始前,我几乎把所有清醒的时间都用来思考和这场比赛相关的事情,如何搞球票、如何组织聚会、如何加油助威……和黄牛砍价砍到头晕,短信发到手抽筋,终于,8月16日下午,在星游城,上海橙迷团队陆续汇合。

苏州到上海,火车站到体育场,一路上穿着球衣的我遭遇了N次搭讪,最囧的一段如下:
(上海体育场地下阿迪专卖柜旁)
营业员:这是哪队的球衣啊?
某泪(寒,天底下还有几个队穿橙色?真没生活常识!):荷兰
营业员:今天荷兰队在这里比赛?
某泪:嗯,荷兰对阿根廷
营业员(转过去对另一个人说):那今天生意会很好……
某泪:………………||||

简单的吃了点东西,天已暗下来,马路上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我们陆续走向八万人体育场,等待这场盛会的开幕。

重重包围

我、皇上、上帝、安静四人一起走。
走向安检口的途中,不知谁提议说,把横幅拉开来拍照留念吧。这一show不要紧,我们自己还没顾得上拍照呢,已被照相机包围,外国人一个接一个挤过来留影,荷兰球迷自然不必说,阿根廷球迷也凑过来体现和谐奥运。

这就是横幅的全貌,帅吧,炫吧,全都是皇上手工绘制的!

遭受了一轮闪光灯轰炸后,我们收起横幅准备进场。大概是过于兴奋和紧张,并且沉浸在对自己作品的陶醉中,大家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——直接将横幅拿在手里走进了安检口,于是被保安大叔拦下来,理由是横幅长度超过了规定的2米。
我们当然不服,便和保安大叔吵起来,反复强调这上面写的只是“荷兰加油”。但保安大叔一把夺走了我们的横幅,执意不放行。争执了两分钟,我们好容易拿回了横幅,不得不试试另一次安检口,这次我们学乖了,将横幅叠好塞在包的底层,有惊无险,通过!

我和皇上坐在2曾38排,根本没有空间把横幅挂起来,于是交给笨笨,怎奈安保工作实在过于严格,笨笨几番尝试也未能瞒过保安及志愿者们的法眼——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情变得如荷兰国奥的局势一样艰难。

由于没有事先预订连号球票,橙迷们都坐得很分散,放眼望去,只有部分看台上有星星点点的几滴橙色,果然,今天是阿根廷的主场。比赛一开始,我所在看台的后方便有一个人不时站起来高喊"Argentina“,他一喊,整个看台都会跟着他喊,我和皇上就这样尴尬的孤零零的陷在阿迷包围圈中,如同我们的横幅陷在保安包围圈中一样。

当然,我们不可能被吓倒。开场后当德伦特第一次边路拿球突入对方阵地时,我和皇上不禁高呼起来。虽然只有两个人,富有穿透力的女高音却引来了无数人的侧目,回头率绝对不比那位喊Argentina的老兄低。此后只要荷兰发起进攻,我和皇上就不遗余力的高呼着Holland——Holland——,还站起来看比赛,一时间周围又有N多人举起相机对准我们。

巴考尔打入扳平球的时候,我声嘶力竭的高喊被全场的欢呼淹没。不过我已经很开心了,我知道,这一次,终于是在他们的面前振臂高呼,这一次,虽然我的声音混在人群中,但是他们也听到了,对吧?

否极泰来

我和逸梵怎能甘心让那伟大的横幅不见天日,上半场我们就注意到对面2看台上有一小片橙色,于是中场休息时跑到2看台外,果然有两位穿着橙色T恤金发碧眼的帅哥正喝着饮料。怎么办?搭讪吧,单靠我们的力量是无法将横幅挂上去的。
某泪站定两秒钟,定定气,走到一位荷兰帅哥身边,用蹩脚的英语说:“Hi,emmm,excuse me?”
帅哥并没有回头,只是轻轻答应了一声,瞬间,我被电倒了。如雕塑般的侧脸轮廓,纤长的睫毛划出优美的弧度,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……总之一个字,帅!实在是太帅了!可惜肩负重任,我不得不从花痴的眩晕中清醒过来,断断续续辞不成句地跟他解释我遭遇的窘境,帅哥很爽快的答应帮我们挂横幅,咱球迷们就是团结。

正当我们讨论着该如何在比赛结束后碰头拿回横幅时,帅哥仿佛突然想起什么,说他们那里还有两个空位,我和逸梵可以和他们一起看比赛!天啊,我没听错吧。被荷兰球迷帅哥邀请一起看球,融入橙色的阵营中,坐在紧靠球员通道的第一层看台前几排,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完美的事情么?
跟着荷兰球迷们走进2看台,门口的检票员甚至没有要求我和逸梵出示球票。有十几位荷兰球迷都坐在这里,他们帮忙把横幅挂在看台前方的栏杆上,就这样,眩目的橙底黑字的Hup Oranje横幅在八万人体育场边张扬了半场球的时间。
这下半场球是我看球十年以来最惬意的45分钟,坐在荷兰球迷之中,有种归属感和安全感,肆意的高举双臂,边打节拍边高呼着Holland——Holland——以及球员的名字,我觉得自己回归到了一个球迷最本位的意象中。最重要的是,荷兰球员们离我们那么近,那么近,看得清他们所有的动作,甚至有时隐约可见表情,我离他们那么近,那么近,真的站在了他们身边,呼喊。

送君一别

一切都很完美,唯一的遗憾是,我们输了。
加时赛刚刚开始,有个恶心的大妈走进来将我们的横幅扯下。不仅之后,阿根廷进球。

阿根廷队员们在结束哨声吹响后很快离场,荷兰球员们随后站在场地中央向观众鼓掌致意。当他们都走回到休息席边,之前几乎座无虚席的八万人体育场,已变得空空荡荡。他们为什么还不走?在总结着这场比赛?还是想要休息一下?我不知道,但他们不走,我也不会走。我们这个看台上的荷兰球迷也一个都没有走,相反,其他看台的上海橙迷们都集中到这里。

许久,他们一个一个走进球员通道,我们则在看台上整齐的高喊每个人的名字,他们听到后都抬头向我们鼓掌。

送君一别,不知何日方能再次相会。
也许这辈子,你们再也不会来中国,但愿中国之旅没有让你们太失望……
虽然我更愿意看到你们的胜利,不过能够目送着你们的离开,也算是莫大的幸福吧。

此去经年

等接受采访的巴贝尔和德汉爷爷都离开球场时,我们才走出看台。听到有人喊 Argentina,我们迅速的回应着 Holland,仿佛忘记了失利。

最后拍集体照时,上海橙迷们大概有一半没有前来集合,而与我们坐在一起的荷兰球迷们看到横幅纷纷跑过来。

一边朝出口走去,我们一边不停和荷兰来的球迷们说See You——See You,每个人都不错过,仿佛已然是相识很久的朋友。我们不断的重复着,South Africa——Champion——

真羡慕他们,能够追随自己的球队到世界各地。
不过,我们其实也一直和球队在一起,不是么?
 
分享到 新浪微博分享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开心网
[发表评论][橙暴论坛]
 
加入收藏